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一场爱的逃亡

名字很老土hhh


献给 @绿君 Run Away的长评(也许并不长


是两位过于温柔的英雄,和一场充满爱与波折的远走高飞。


这篇文除了ABO还加了两个设定,就是没有遇到欧叔也没有成为英雄的绿谷出久,和没有被救赎的轰焦冻。


我之所以想给这篇文写长评,是因为这篇文里的绿谷出久太绿谷出久,轰焦冻也太轰焦冻了。


小久虽然没有成为英雄,他也明白了自己作为一个无个性在现在的个性社会无法成为英雄,但他依然想拯救别人,拯救尽可能多的人,所以他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在某些方面他还是成为了英雄——成为了病患的英雄。


而轰是迷茫的。就像他在高一上半学期体育祭之前的那样迷茫。...

【轰出】性教育要趁早

Summary

26岁的轰先生本以为可以捱到自己的小男友十八岁成年,结果小男友自己送羊入狼口

预警: 26岁轰 X15岁久 未成年 

点我看送货进屋的小羊

你们就当那个世界没有性教育读本好了!

小小声bb 昨天通宵状态不好今天修改了最终版本以后想起来是奈奈的点梗 @郁奈

比心!

【轰出】不觉【上】

又名:“我们真的只是幼驯染吗?”

设定及避雷:职英背景 轰出幼驯染设定 轰第一人称视角 有原创人物

还有惯例的OOC

为防止剧透不全部交代

我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似乎在打架,不痛但很混乱,我熟悉的不熟悉的记忆混杂在一起。我坐起身来,还是熟悉的榻榻米,熟悉的拉一下就着灭的悬灯,还有熟悉的姐姐从外面带回来的常青树盆栽,明明已经是冬天还是那么的青翠。

我看着那盆盆栽应该是笑了的,因为我笑的时候面部肌肉会不自觉的僵硬,因为我之前很少笑。

我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令我如同喝了一口温度适宜的温水一样熨帖的人。

绿谷出久,我的……幼驯染。

至少我的记忆是这么告诉我的...

【轰出】transcend

注:其实就是一个沙雕恋爱故事

OOC注意

1.

黄昏的光晃得人眼晕。


轰焦冻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只不过想抄远路晚回家几秒,不自觉就走远了。

小巷森森,穿堂风从身后吹过,给夏天的尾巴带来清凉。

好孩子应该早回家,可早回家有什么好处,即使那个人现在还在职场,他有短暂的休息的时间。

但在这个无人的阴森巷子里,他至少能感觉到一种晕眩的,迷离的,名为自由的短暂的东西。

他抬眼看火烧云,看拥有绚烂色彩的天空,看远方沐浴着金光的和式庭院,突如其来的又自我感觉顺理成章的感到一阵空洞和苦痛。

轰焦冻讨厌所谓的“家”,讨厌那个房子。

并不是说他不喜欢冬美不喜欢夏雄,不喜欢房间里平...

就是车

借了群里白毛的梗写了不怎么好吃的肉…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分支A:还没醒吗?轰想。

分支B:解释。他重复了两遍

区别为温柔和粗暴,虽然也是相对的。

【轰出】12月24日

又名12月24日的梦境

  1. 甜党不要拉到最后…

  2. 巨大OOC警告

  3. 作业包括雪、购物、零食 @轰出产粮号 


今年的12月24日分外和平,和平到不真实的程度——也许是反派们也对这个英雄社会感到绝望、亦或者终于懂了那么一点儿善解人意不来打扰爱侣们的欢快时光。

前者是因为三个月前闹得纷纷扬扬的“职业英雄出柜事件”,后者则是亘古不变的节日基调了。

三个月前,“新和平的象征”和他的搭档在敌人的偷袭中身受重伤,绿谷伤得不算太重,只是被攻击到了小腿、几乎丧失活动能力,在对致死攻击避无可避的同时,红白的影子扑过来挡住了那一下,接着是铺天盖地的冰——把他们俩...

【轰出】

摸鱼 ooc 也许有后续 有后续就改名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能被一句我没事所抹平的话就好了。轰这么想着,手里的碘伏晃了一下,洒出来一些,还好滴落在了换下来还站着血迹的纱布上,他用棉球沾了碘伏,把狰狞的伤口染得一片棕黄。


棕黄的棉球吸了些微的血液,颜色变得黑沉起来。绿谷应该很疼,轰想。安静趴伏着的绿发青年身体微微颤抖,指节拧着白床单,几乎分不清哪儿是手指哪儿是床单,一堆褶皱。


他忽然对这种生活感到了疲倦,仿佛有千百斤的重压压得他抬不起头来。“最佳拍档?”一个笑话,绿头发的青年永远冲在最前面,如果伤己八百能换得其他人都平...

【轰出】初拥

1.纯傻白甜、ooc预警

2.吸血鬼轰X幽灵久

3.有一丢丢R

4.万圣节贺文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再给轰焦冻一个机会,他一定不会让使魔敲开那扇门祈求帮助……不,不如说他一定会让使魔敲开那扇门,赶紧敲开越快越好。

平日里冷静淡漠的吸血鬼看着被自己带回来的绿发幽灵难得的感到了头疼。

绿发的幽灵满身的情/色味道。不管是被撕扯的包裹不住身体的床单还是侧颈上的两枚齿痕,再加上吸血鬼情到浓时在对方精致的锁骨上留下的类似于印记一样的红蔷薇,娇艳欲滴的蔷薇仿佛活生生的生长在了幽灵身上,鲜红的刺得吸血鬼不敢再看一眼,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该烦恼好。

他看着自己的棺木盖子陷入沉思。

他不是第...


预警。

1.OOC

2.R文 

3.有原创角色跑龙套

以下是一点点废话 

给小久的迟到了离第三个月还差一天的生贺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对温情的cp会做得这么激烈 我也不知道

感谢梳子做的封面图

这里是石墨很容易翻车

这里是微博长图流量大慎点

 

这里是第二个石墨祝大家食用愉快

 

一如既往的请不要报警抓捕我谢谢 

麻烦多多的投喂心心和小蓝手!评论最佳ww

这个……昨天发过,再发一次是因为我搞错了…发图还是发文,惊了……

黑鸽子的脑洞

记个梗

哨向

绿谷出久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雪白的墙,紫发的男人趴在他旁边的柜子上,他身上还插着各式各样的仪器管子。他抬起手来,手指无力的蜷起,至少得躺个两三年才会有这种肌无力的感觉,手指都蜷不太起来,他也不多做努力了。

更何况要掌握情况,比起自己摸索,永远是问要来的快。

“心操君。”绿谷出久轻声得喊他,叫了两三声以后,趴在床头柜的紫发男人动了动眼皮,迷茫的眨了两三下眼后眼里彻底恢复了清明。

“你醒了啊,绿谷出久。”心操人使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侧过身来看他,一边问一边用右手按了一下后颈,显然是趴着睡这样的姿势给脖子和肩膀都带来了负担。

他看着睁大了眼睛在寻求什么的绿谷出久嗤笑了一声。“你还...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