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轰出】忍什么忍

1.ABO设定 有私设
2.OOC

该这样吗?

他抱着散发着好闻气味的Omega,抹茶的醇香和草莓牛奶的味道缠绕在一起,在空气中快要凝出实体来了。

不该是这样的。

他的理智告诉他。他怀里的Omega脸颊潮红,身体高热,湖绿色的眼里全是水光,他抱着他,深吸一口气全是抹茶味。

他们都太过迟钝了,几天前他们就能闻到这股若隐若现的抹茶味的,但一个班的不是A就是B的也没想的太深。

他们不是没有学过有某些特例者初步呈现B的特征,对于AO的分化极晚,但这种人群的比例太小了。

但无巧不成书的,绿谷出久就属于这种人群。

他们本来今天的预定是要做什么?

他回想。

是了,他们在一起写作业。

本来叫了饭田的,丽日是女生,自然是和八百万她们一边写一边开女生茶会,而饭田作为班长去发明科拿替换的装备,所以他和绿谷出久就在他的房间里写起了作业。

绿谷出久坐在他的对面,松垮的欧尔麦特的痛T露出大半个光滑的左肩,他觉得喉咙有点干,空气里丝丝缕缕的抹茶味萦绕在鼻尖,这两天是他的易感期,绿谷出久进他房间以前他就吞了抑制剂,两颗。他一般只吃一颗,但对于绿谷出久,无关他是什么性别,他对轰焦冻的吸引力都是致命的。

“这里是不是要设α啊,或者用换u?这样会不会有点多余…”少年专注的看着本子,似乎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题,一边碎碎念一边拿着本子用腿挪到轰焦冻的右手边,感应到因为他靠过来而僵了一瞬的轰焦冻以后抬头歉意的一笑,“我打扰到轰君了吗?”绿谷根本就没意识到轰焦冻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作业上,而如果不是他几天前无聊把习题往后面做了做,估计绿谷出久就要惊讶的问,轰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毕竟绿谷出久在他房间里已经十五分钟之久了,题目他只写了一道半。

轰焦冻有些煎熬的摇了摇头,也许是他的错觉,也许是易感期的他过于敏感了。他觉得空气里有异常好闻的抹茶味,随着绿谷出久的靠近越发的浓郁起来,可绿谷出久是个Beta。

如果绿谷出久不是Beta,轰焦冻是万万不敢在易感期和绿谷出久接触的,他闻得到自己的草莓牛奶味在空气里的浓度有多高,他太兴奋了。Alpha兴奋的时候,易感期的时候信息素的浓度都会增加,现在他不仅兴奋还是易感期。

如果绿谷出久是A,他会被轰焦冻的信息素引起斗争本能,如果绿谷出久是O就更糟糕了,Omega被高浓度的Alpha信息素包围着会发情,他面无表情的低头,绿谷出久的头发蹭着他下巴了,有点痒,下巴痒,心里也痒,绿谷出久专注的时候会无视周边环境和人,所以渴求解答的他已经从轰的右手边坐到他身边,把半个身体探到轰身前瞅他的本子和解答过程了。

“原来是这样,不愧是轰君,解答方式好简洁,”他缩回身体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还没等轰解脱式的舒一口气他就又伸过来了,他一口气卡在嗓子眼,还要维持面无表情,他盯着绿谷出久头顶的发旋,“轰君,这里为什么要换位?”绿谷出久笔尖点着习题本发问,突兀的侧过脸来看轰焦冻。

两个人都僵住了。

轰焦冻的嘴唇离绿谷出久的侧脸距离很近,只要轰焦冻伸出舌来就能舔到,绿谷出久再往轰这边来一点点儿就能发生甜蜜的接触。

但遗憾的是没有,他们离的那么近,但距离确实在那。

最先恢复的是轰,他把卡在嗓子眼的那口气吐出来,吹动了绿谷出久脸上的小绒毛,绿谷出久后知后觉,急忙拉开距离,小媳妇儿式坐回到轰焦冻身旁,意识到自己已经从一开始坐在轰的对面到现在坐在轰的旁边的绿谷羞的红了耳根,头顶几乎要冒烟。

“对,对不起轰君,我不是故意的QAQ”

轰焦冻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倒不是他对绿谷出久有什么不满,他当然也知道绿谷出久不是故意的,并且他暂时没有告白的意愿,没人规定暗恋的人就必须得告白,他天然呆不代表他傻。

如果真的告白了,眼前这只迟钝的绿兔子估计下一秒就要胀红了一张脸,慌慌张张的抱住脸,含含糊糊的和他说对不起轰君,我现在的想法只有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而已,然后不等他说话就发挥兔子出色的弹跳能力从他的指尖溜走。

以后他们再相见就不是绿兔子温暖阳光的“轰君,早上好了”,大概率是绿兔子看见他就胀红了脸,不吱声,甚至和他保持距离。

他不想那样。

“嗯,我知道,没关系。”

他抽了一下鼻子,满满的抹茶味,而且越闻这抹茶味他越感觉到口渴和欲求,感觉忍受这种甜蜜的折磨的自己的人真的是隔壁中国古代文献里的柳下惠了。

他的脑子里一道闪电疾至。

不太对。

满满的抹茶味?渴求?

绿谷出久是Beta,Beta是没有信息素的,他的信息素是草莓牛奶味,那抹茶味的信息素的味道是哪里来的?而且他靠绿谷出久越近,抹茶味就越来越香醇,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达到了巅峰,Alpha的宿舍附近是不可能安排Omega入住的,更别提1- A没有Omega。

这些在入学以后都已经确认过了,半个学期下来应该不会有O装B或者O装A这种事情发生。

一个有些荒谬的念头在他脑子里划过。

绿谷出久并不是Beta,他就是晚分化的特殊人群里的一员。

而绿谷出久没有分化成Alpha,如果绿谷出久分成Alpha,闻到抹茶味信息素,他作为Alpha的生理本能应该是感到被挑衅而不是渴求。

那就只能总结出这样的答案。

那就是绿谷出久不仅晚分化,还分化成了一个Omega,在一个易感期的,对他有不纯想法的Alpha的房间里分化成了Omega。

他睁大了眼睛。

绿谷出久乖巧的嗯了一声点点头挠了挠头发,他在轰焦冻震惊的眼神里一边抬起绯红的脸一边不解的发问。

“轰君冰箱没有关吗还是草莓牛奶撒掉了?好重的味道——啊嘞,轰君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我想干他。

在轰焦冻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以后他倒吸一口冷气,吸了一嘴的Omega信息素,他沉下表情,迅速站起身来翻出初中的时候生理知识。

特殊人群在分化成Alpha以后无特异反应,只不过会无意识的释放高浓度信息素,而分化成Omega以后在释放高浓度信息素需要进行修养,如果在分化的过程中吸收了大量的Alpha信息素,那么分化完成两分钟以后会进入迅猛的发情期。

他伸手拉住坐在榻榻米上的绿谷出久的手腕,强硬的把他拉起来,绿谷出久疼的皱眉但他现阶段没办法温吞了,“等等,轰君——”绿谷出久被他拉着走,走的踉跄,“发生什么了?”

“我带你去治愈女郎那里,”轰有些急躁,他感到从他体内升腾起一股热度,从他抓着绿谷的手腕的地方,“你快发情了。”

“啊?我是Beta啊,怎么会——”

离轰焦冻打开门还有一步之隔。

绿谷出久软倒在榻榻米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拉着他的手的轰焦冻被他突然倒下带的摔在他身上。

两分钟这么快?轰焦冻咬牙。

绿谷出久一摔又被一压疼的不行,但出口却是软软的哼叫。

“好疼啊,唔……”

脑子里有什么在阻止他思考,浑身软软的没力气,热度从下腹蒸腾而起,烧的他理智昏昏欲睡感官清醒无比,他勃起了。他穿着痛T短裤,浑身像在熔炉里一样,身后难以启齿的地方一张一合,液体缓缓的流出来,浸湿了内裤…

轰焦冻压到他以后立马就起来,顺手把软了骨头的绿谷捞进怀里,他想带他去找治愈女郎,但他做错了事情,他低估了AO之间的吸引,低估了发情期对于一个Omega理智的冲击与毁灭,还有Omega在发情期多么渴求一个Alpha的事实。

以及绿谷出久的放浪举止对在易感期的他的理智的摧毁。

Omega像柔软的蛇一样攀附在Alpha身上,皮肤蹭着皮肤,在他的怀里肆意的扭动,低哼,Omega的皮肤热而粉,他的痛T已经揉的皱巴巴的了,领口大大的敞开。粉色的两点已经挺立起来,轰焦冻咽了一口口水。

该是这样吗?

他抱着散发着好闻气味的Omega,抹茶的醇香和草莓牛奶的味道缠绕在一起,在空气中快要凝出实体来了。

不该是这样的。

他的背抵着门,冰冷的门板维持着他的理智,他的理智告诉他。他怀里的Omega脸颊潮红,身体高热,湖绿色的眼里全是水光,绿谷出久被情欲冲昏了头脑。但他没有,他应该赶紧把绿谷出久送到治愈女郎那或者直接打晕这个omega,打电话请相泽老师送抑制剂过来。

他私心后者,满是Alpha的雄英学院,绿谷出久该是他的omega,味道只能他来闻。

他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他催眠自己不是易感期,不是Alpha,他想拥着Omega慢慢的站起来,首先开窗通风——

那是他想。

绿谷出久带着水光的眼睛无辜却媚意横生的看过来,盯着他的眼睛,伸出嫩红的舌头,像小猫舔人一样舔了舔轰焦冻的下巴,然后伸直了身体亲了一下轰焦冻的嘴唇。

然后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的缩进轰焦冻的怀里,轰焦冻下意识的左手托住绿谷出久的臀,摸到了一手的湿意。

…他脑袋里的弦崩了一根了,还有一根,还能拯救一下,他咬牙,加油啊,轰焦冻,不能输给欲望。

“焦冻我好难受…”怀里的Omega尾音甜腻,张嘴咬了一下轰的喉结,仿佛是嫌压死骆驼的稻草不够重,他咬完还弥补式的舔了一下,抬起头眯着被情欲熏红的眼角笑。

“最喜欢焦冻了。”

哦。

他干脆利落的把Omega从他身上拉下来,推倒在地上,失去温度的Omega不习惯的挥舞了一下双手,然后四肢摊开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轰焦冻反手把门锁上再加两层冰,然后压在绿谷身上。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管了。”

忍什么忍,就该干他。

评论(39)
热度(470)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