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七夕发糖

他活在他不认识的世界里。

他醒来时泥土还是泥土,带着潮湿的,粘稠的土,但土里多了些刺鼻的味道*,不知是水的问题还是土的问题。

一般人被埋在土里应该会糜烂,肉体被虫啃食,然后经过岁月的腐蚀与大地化为一体,能代表他的只有一坯枯骨。

但他不是一般人,和他的伴侣不一样,他是永生的吸血鬼。

他侧过头去,他的身体外是有一层防护罩的,是他的本能,吸血鬼都是洁净的,纤尘不染的,所以他没有被泥土埋起来,而他的身边,有一具完好的骨架。

他把伴侣的脸在骷髅上补全,绿发,碧眼,粉唇,点缀着几颗小雀斑的脸,光看脸完全不像个成年人。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骨架的左手——太长的年月让它们异常的脆弱,再小心也无法阻止它们因为重力而断裂零碎,但他毫不介意,吸血鬼的唇在骨架的左手无名指上虔诚的落下一个吻,然后随着他的另一只手覆在了整具骨架上,它们全部化为了粉尘。

他要踏上寻找绿谷出久的旅途了。

人类的转世需要千年的沉淀,没有死了就转世这一说法。脆弱的灵魂用千年来沉睡,活在人世间就是一件费力的事情了,更别说和一只吸血鬼互为伴侣。

他和绿谷出久在一起的时候贪得无厌的把他变成了半吸血鬼,一起多活了一个世纪,绿谷出久很痛,他的亲人随着岁月老去,死亡,但他青春永驻,直到寿命终止都是那副青涩的模样,然后他寿命终止,回到了生命诞生的地方,还要受洗净罪孽回归本我的苦,于是他在绿谷出久闭上眼睛的第三天,和他一起躺进了土里。

直到他们灵魂里的枷锁被牵动,绿谷出久转世了,他醒了。

泥土自发的从他身边离开,盖住了那一堆骨粉。

他踏着乖巧的土的阶梯往上走,走进了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他在某片森林保护区里,而区外是一片高耸的建筑,四处有黑或白的铁盒子在动,还有难闻的气味*,这味比阳光还令人难受,他想。

他走的不快也不慢,优雅的吸血鬼来到一片白色的广场,他四下张望,穿着各色华丽衣物,头发颜色各不相同的的少年少女们扎堆在一起,各种植物的味道*和难闻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熏的吸血鬼脑袋发晕,他不想离他们太近,所以远远的看着,不过门口拿着黑色棒状物的蓝衣服中年人*显然面色有点不悦了。

他没找到绿谷出久,明明感应是在这附近呀。他有些委屈绿谷没来找他,完全忘记了转世后的人类是记不得前世的事情的,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有个吸血鬼爱人。

蓝衣服的中年人向他走过来了,同时他的背被拍了一下,他迅速转过头去,想看看这个倒霉的人是谁,防护罩会把他震飞老远,他得去捡,然后洗掉他的记忆——

绿发碧瞳粉唇,点缀着几颗小雀斑的双颊,他有些害羞的笑,看见他回头以后眼睛里有着期待,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他现在两只手握住那个黑盒子,上举。

“我可以给您拍张照吗?您cos的人物让我感觉有点熟悉,大概是哪个番剧里的,不过我忘了——”

他的嘴唇张张合合,还在说些什么,但吸血鬼已经听不到了,什么拍照,cos,番剧他作为千年前的老古董也不懂,他再闻不到空气里的植物味道和难闻的味道,面前绿发少年身上清新的味道往他鼻子里冲。

他笑了起来,于是从他站在这里开始身边就若有若无的男男女女们呆滞在原地。

他们看着红白发,穿着中世纪繁华礼服,苍白的皮肤应该是Cos吸血鬼的俊美青年单膝跪地,拉着一个有着可爱绿眼睛的,笑起来暖到人心里的绿头发男孩子的左手,在他的无名指上落下一个吻,男孩子无措的站在原地,右手紧张的扯着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带子,吸血鬼抬起头来,笑着对他说。

“可以啊,你还可以把我带回家。”

——

水土里难闻的味道是污染

空气里的是排放的废气

植物的味道是cos们用的香水

蓝衣服的中年人是漫展门口的保安,某些漫展应该是没有的或者是巡逻的

老古董吸血鬼对这些味道很敏感

评论(6)
热度(59)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