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轰出】向神起誓

其实和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一发完的脑抽之作


1. 依旧是我流轰出

2. 设定架空有点西幻风

3. 前期别扭冷情轰X忠犬呆萌久

后期池面呆萌轰X有点小腹黑的久

4.狗血和OOC属于

5.有车慎入……

 

 

 

 “法师是那么的脆弱,他们有着强大的元素力量,信仰着恶魔,却脆弱的如同草木一般。”

                                                  ——《如何保护好一个法师》

                                         

 

穿着蓝袍的红白法师用手轻轻的拂过肥沃的土地,尖锐的冰晶就如同从土地里生长出来一样,将这片泥土穿透的七零八落,绿发的骑士从白墙红顶的屋子里走出来,双手捧着数十粒种子,看见蔓延着冰晶的土地无奈的笑了笑。

“轰君,松土不是这么松的……”

 

 

法师们并不全能,因为对自然元素的研究和理解,他们往往与世隔绝,不谙世事。

                                             ——《如何保护好一个法师》

 

红白的法师稍微有些局促,毕竟半个小时前,是他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帮忙碌的骑士给花坛松土的,在他把花坛里或焉黄或青翠的植物都当杂草拔掉以后,查找了一下脑子里为数不多的人类世界的知识,他想到了。

用冰来松土。

失败了…

他接过带着太阳一般耀眼笑容的骑士递过来的种子,绿发的骑士伸手拿起了地上的带柄的有椭圆型凹陷的工具,轻松的将土翻了又翻,把他弄乱的土弄的非常平整,然后扒拉出一堆小坑,将种子都埋了进去。

冰晶已经被阳光晒化了,省的浇水,应该算是帮上了绿谷出久的忙了。他自我安慰的想。

 

法师们需要一个骑士,一个强悍结实的骑士,法师是矛,骑士为盾。

 

                                            ——《如何保护好一个法师》

 

他们的初见并不愉快。

轰焦冻是一个非典型的法师,他身体素质良好,精通各种法术,各类魔咒,他坚持我不需要人来保护来抗拒法师协会安排给他的骑士,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也是一个非典型的骑士,他不像众多的骑士一样高大强壮满身肌肉,反而有些矮,站在轰焦冻面前几乎可以说是纤细,面对轰焦冻的抗议,他只是有点困扰的挠了挠头发,说了一句几乎瞬间点燃轰焦冻怒火的话。

“可是你是法师啊。”

 

轰焦冻没有再抗议,反而接了一堆高难度任务,带着小骑士风风火火的执行任务,他要给这个小骑士看看,他根本就不需要骑士的帮助,更不需要这种身材比他瘦弱,幼齿的脸上有几颗小雀斑……可爱的小骑士的保护。

他可以从地面将飞行系的怪物狂龙冻于巨大冰壁之中,不流血的剥走他的爪尖和牙齿,也可以将偌大的一片珈蓝湖整个冻住,只为了寻找珍贵魔药的材料之一的珈蓝草。

小骑士眼神明亮,仿佛是一面镜子,把帅气的法师全部映照进去。

“轰君好厉害!”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被这么看着的法师大大突然觉得耳朵烧了起来。

随着而来的是自我否定的阴暗——这个人也是因为我的能力所以……

 

最后一单任务他们终于翻了车。

他们觊觎冰龙蛋壳的时候就被寻找食物的冰龙吞进了肚子里。

冰龙的肚子里全是冰晶,他们顺着一条没有被冰晶挤满的狭小通道慢慢的往上走——他们现在在冰龙的胃里,往上走是咽喉和口腔。

起初轰焦冻还觉得没有什么,直到他的身体半边被冻僵。

 

作为骑士要时刻关注身边的法师,你们也许只是一时的搭档,不过你要明白,他们比你脆弱的多,有的时候并不是他们的问题。

                                              ——《如何保护好一个法师》

 

绿谷出久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帅气的法师了。

他的师傅欧尔麦特曾经带他去过安德瓦家,他也知道这是安德瓦家的四子。

那个时候他们俩都是小孩子,他远远的看见和他一样稚嫩的小孩子,发出了极其耀眼美丽的火焰光芒,脸上的笑容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美好。

他对他一见钟情,他想要他。

年幼的他指着年幼的轰焦冻问欧尔麦特那是谁。

欧尔麦特回答,那是安德瓦家的四子,轰焦冻,本来今天能介绍你们认识的,可惜我们赶时间要去其他地方。

绿谷出久顺从的点点头,然后把轰焦冻的名字记了十八年。

绿谷出久是骑士,轰焦冻是法师。

他要保护他。

所以当他于人群之中发现那个顶着一头半红半白的头发,只是俊美的脸上多了一块暗红色疤痕的法师时,他第一时间向骑士协会提交申请,要求和法师协会的轰焦冻配对。

在无数骑士被轰焦冻的能力打击的焉巴的时候依旧坚持要做轰焦冻的骑士。

因为你是法师啊不是这句话最原始的形态。

他最原始的样子是,因为你是轰焦冻啊。

 

他们和自然的亲和力太强了,尤其是和本身个性相近的自然,他们有极大的概率力量失控,波及别人——波及自己。

                                          ——《如何保护好一个法师》

 

轰焦冻在发抖。

他快步赶到走在他前面的轰焦冻身边,按住他的肩膀,掀开那件蓝色的法师袍,蓝色法师袍底下只着了单薄的衣物,衣物的右半边已经覆上了肉眼可见的冰霜。

红白的法师过激的按住骑士的关节,冻住他的手臂,“我和你很熟吗?”他的牙关因寒冷和激动在颤抖,咯吱作响,异色的双瞳充满了审视和悲伤,“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你太奇怪……”

剩下的话语消失在一个吻里。

绿谷出久把自己的唇献给帅气的法师,在法师瞠目结舌的时候,发动了能力。

献祭单脚得来的弹跳力让他们迅速的上升,绿谷出久一头撞上了冰龙的上颚,冰龙因为痛不由自主的张大嘴。

他给了法师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从很久以前就看着轰君啦,那个时候你的火焰非常耀眼,你的笑容非常温暖,我不知道你和安德瓦先生发生了什么——”

这个拥抱的时间太过短暂,他和骑士之间的距离迅速的拉开,身上的冰霜被这一扔所带来的风压震碎。

他听见风带来的声音。

“那也是你的力量啊,轰君。”

 

作为一个骑士,在保护好你的法师搭档的同时,请务必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法师们确实大多数性情清冷,这不代表他们的内心也是如此,更不代表他们可以看着自己的骑士为了保护自己而死。

请诸位谨记。

                                               ——《如何保护好法师》

 

几乎是像走马灯一样的,狂躁的父亲,被父亲逼疯的母亲,抱着自己静静流泪的姐姐,近乎自残的自我训练的自己。

最后定格的一幕确是小时候放出明亮火焰以后的自己,不自觉朝客厅里望去的时候,绿卷发的小男孩眼睛陡然亮起来,好像看到了什么珍宝一样。

那样的神情给轰焦冻被严苛的训练弄的疲惫的身心一点宽慰。

他确实是,见过绿谷出久的。

一见钟情。

似乎是怕用全力会把轰焦冻甩伤,风压给他的着地点就是龙巢的边缘。

轰焦冻使尽全力制造出巨大的冰壁,沿着冰壁向冰龙的头冲过去,霜被燃起的火焰化掉,冰龙似乎意识到自己嗓子里有人,它没有闭嘴或者吞咽,它本就不是吃人的怪物,他被冰龙体内的寒冷环境所影响,再在里面呆着将会寸步难行,冰龙不吃人,不代表不消化人。

冰壁一时不停的在生成,火焰一时不停的化霜,他把火焰熄掉,从冰龙的咽喉部把快掉进食管的,因为疼痛和寒冷昏迷的绿谷出久拽了出来,拥在怀里。

像拥抱失去多时又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珍重。

 

冰龙是龙族里难得亲人的一种,生于极寒之地的他们内脏骨骼都是冰晶,除了观赏也只有刚出生的小龙非常剔透可爱这一点了。

小龙的存活率并不高,一胎能产十个蛋的龙妈妈必须带着蛋去温热的地方进行修炼,否则刚出生的小龙极其柔弱易死,所以遇到前来取蛋的龙妈妈一般只留三到四只蛋,其他的都让看的顺眼的人类带走。

顺带一提,龙是有传承记忆的,如果小龙在人类处受到虐待后可以自行飞回极地。

                                                    ——《异兽志》

 

冰龙对有着火能力的轰焦冻十分喜爱,有了轰焦冻的火焰,她不用带着孩子老远的跋涉,并且可以保留所有的孩子,小冰龙在经受过高温的锻炼之后才能正常存活,否则会经受不住温差改变带来的刺激而死亡。

为了减少寒气对火焰和温度的侵蚀,她跑去山顶睡觉,把八只小冰龙和龙巢留给了两个人类。

红白的法师左手燃着火焰,右手一刻不停的在骑士的身上施放治愈咒,治愈咒缓慢的修复骑士断裂的骨头,撕裂的肌肉纤维,他始终不是专业的治愈师,只能修复到能让骑士正常行走的程度。

小骑士从来不穿铠甲,因为厚实的铠甲妨碍行动。

红白的法师侧躺着,看着小骑士微微起伏的胸膛和安静的睡脸,突然觉得心烦意乱口干舌燥。

他犹豫了一会儿,把左手的火焰熄掉,把睡着的人揽进自己怀里,只剩下满满的安心感和满足感。

绿谷出久醒的比轰焦冻要早,睁开眼看到山顶的冰龙的时候他还以为已经被消化掉了在做梦,不过身边的温暖是做不了假的,轰焦冻在他身边安睡,他被搂在轰焦冻怀里,他们盖着轰焦冻的蓝袍,袍子里暖暖的,动了动腿还有渴求温度的调皮龙蛋,它们滚了过来,紧紧的挨着两个人类。

骑士的作息一向稳定,闭上眼他也睡不着了,他轻手轻脚的拿开轰焦冻搭在他胸前的手,站起身去打猎。

轰焦冻找到绿谷出久时,绿谷出久正在结冰的河边用小刀给一条鱼刮鳞片,他把河凿出了一个口子,伸进去一根树枝,立刻有鱼上钩,旁边还有一只已经被料理好的肥美兔子。

轰焦冻看着这一场景,他的心里立刻刷过了一排字幕。

老婆这么贤惠我该怎么办。

轰焦冻这边在寻思的时候,那边绿谷出久已经把两条鱼开膛破肚处理完全了。

绿谷出久拎着鱼和兔子一回头,就看见远处看着他COS思考者的轰焦冻。

骑士走到法师身边,他想了一下,估计是因为昨天的吻给法师的打击太大了,于是他自以为委婉的开解法师。“昨天的事情,吓到你了吗?”法师摇了摇头,“还好,只是信息量有点多。”他们走进了一片树林,骑士低下头,“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很抱歉。”

他没看见法师右灰左蓝的瞳眸里燃起的怒火和欲望。


https://shimo.im/docs/YHWmZlwi12ILcCer/   此处有车


我向神起誓,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不管是伤痛还是幸福,我们都将在一起——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无题》

 

绿谷出久再醒来是在龙巢里,他全身清爽洁净,应该是被清洁过了,他的怀里抱着一枚剔透却温暖的龙蛋,离他身旁不远处有火焰吞噬树枝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油脂的香味,他想凑过去吃烤鱼和烤兔子,却被身体的酸痛和刺痛禁锢在原地,尤其是下半身。

他气短的轻拍怀里的龙蛋,怀里的龙蛋扭扭身体,像在和他撒娇。

轰焦冻有些心虚的把兔子和鱼拿下篝火从,那边聚了一堆龙蛋在锻炼自己,不管怎么说,他把绿谷出久弄晕过去是事实,他乖巧的把烤兔子递到气的鼓起脸颊的骑士嘴边,骑士温润的绿眼睛瞅了乖巧的法师一眼,决定不和食物作对,就着法师的手大口的吃起了兔子。

两个人都用餐完毕以后已经入夜,龙妈妈今天依旧在山顶睡,明天白天他们就可以启程回城市里,龙蛋的锻炼期只有两天,汲取太多的温度对他们的身体也不好,再加上因为轰焦冻接的一系列任务,他们已经在外面逗留了近一个月,并且没和亲属联系。

起初他们还在说一下家长里短,后面轰焦冻就把绿谷出久的头安置在他的腿上,抚摸着他的绿卷发,开始说他成长中的事情,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得到了爱人眯着睡眼给予的表示心疼的吻以后他轻轻的勾起了唇角,帅气的面容在篝火的光芒下越发的温柔。

“有你在。快睡吧。”

绿谷出久睡的分外香甜。

第二天起来,已经有两只小冰龙从蛋壳里出生,他们分外的可爱,小小的剔透的身体不像成年龙那样冰冷,温凉的像一块玉,他们把小冰龙的蛋壳收入囊中,这是他们这一行的目的。

龙妈妈从山顶温柔的降落下来,舔舐着两只小龙,用尾巴圈出一个范围,容许它们在里面玩耍嬉闹,他们没有打扰这其乐融融的场面,悄无声息的离开。

如果有某只小龙想要追随他们,等他们成年了会自己找上门。

他们穿过来时的湖泊,走过来时的沙漠,越过有鳄鱼潜伏的毒沼,被打败的狂龙温顺的载了他们一程,他们回到了城市里,交了所有的任务,无视暴怒的安德瓦给欧尔麦特打了声招呼,得到“OK”的回复后递了永久绑定的申请。

需要感谢安德瓦的是,由于他的影响,协会给他们的宿舍从外面看很小,其实内里空间很大,还附赠外面的一个小花坛。

绿谷出久在里面种下了种子。

三个月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绿谷出久被轰焦冻约在教堂里约会,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他们还要在这个地方进行所谓的约会…但一向包容爱人的他依约前行。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洒落在他的绿发上,他站在宣誓台前,看着他的爱人走了进来。

对方手里拿着一把眼熟的白花。

骑士的绿眼睛睁的圆圆的,明显错愕的样子逗乐了红白发的法师。

“这是你种的栀子。”轰焦冻站在绿谷出久面前,带着笑意和他说,“我才发现你在和我告白,前几天和我同属法师学院的芦户三奈和丽日御茶子来我们家里你还记得吗?第二天她们和我说,栀子花的花语是”他顿了一下,满意的看见对面的绿发骑士脸颊爆红到耳朵,一直被告白而不自知的郁闷感都消失了。“永恒的爱。”

 

信仰恶魔从而借用自然元素的法师,站在教堂里,他目光温柔,对着从阴暗狭隘的阴影下将他拉进阳光里的骑士说。

“向神起誓,我爱你。”


评论(11)
热度(71)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