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轰出】If 绿谷出久是阴阳师

和标题一样sjb

私设绿谷出久是阴阳师,同时是特殊的人柱,

顾名思义是祭品,但血液里有强大力量这一点参考了《晨曦时,梦见兮》

这种妖魔鬼怪都想搞他的地方和原著一毛一样了…


小久的设定是坚强小百花(并不

焦冻的设定是强大霸总(也不是


反正就是很sjb



“将传说中的龙血用冻石化出来的水稀释,加上自己的血——”少年碎碎念着将自己的手臂用小刀划开,鲜红的血液顺着下垂的手臂流淌而下,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些许金色,感觉放的差不多了,他另一只手捂住伤处,轻念咒语,伤口就愈合了。“用手混匀??啊咧要用手吗?啊,为什么用手前面有个黑团啊……感觉像是被划去的…不管了”他将写召唤前的材料准备工作的纸放在桌子上,看了两眼就继续专注在材料上了。龙血是极其珍贵的召唤材料,召唤出来的式神从未令人失望过。“混匀以后会变成橙色里混杂着金,唔是这样,”少年提着混杂着龙血和自己的血的桶,站在了和式房间的正中央,一个法阵镶嵌在中央的圆环之中,这是少年的师傅留下来的一次性用法阵,因为他还无法自力画出召唤式神的法阵。

 

绿谷出久作为一名憧憬保护民众的新秀阴阳师来说,亦或是作为一名特殊体质的,所谓人柱的祭品来说,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都必须有一名式神。

 

他将橙金的血液倒入法阵,看起来小巧的法阵有余的将所有血液全部吸收,为了能保留式神强大的能力,他特意选了傍晚,逢魔之时来进行召唤,血液在小小的法阵里仿佛要溢出来一样,被风吹过甚至有轻轻的波纹浮动,但也像凝结在里面一样,一滴也没有漏出来,十秒钟左右,法阵里的血液被抽取,快速的消失在阵里,最后干净的就如同阵里从未有过鲜血一样。与此同时,中央的圆环开始发光,一道光柱从下往上通彻天地,光柱发出极亮的光,亮得绿谷出久睁不开眼睛,他感觉有强大的力量溢满了他的身体,然后又迅速的把他的力量抽的一干二净,在这充盈和缺失的感觉交替下,他失去了意识。

 

龙血的力量太强,加上作为神明祭品的绿谷出久的血液力量,穿透出屋顶的光芒无一和磅礴的力量波纹不在昭告可以看得见的各类牛鬼蛇神——不得了的家伙来了。


有怕的人,也有不怕的人,有想要夺取这份力量的人,还有跃跃欲试想切磋的人。

 

而绿谷出久再醒来时,光柱、地上的法阵以及做材料的血桶都已经消失,是梦吗?绿谷出久迷茫的眨了眨眼,透过屏风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远处的两点星火告诉他已是深夜。

 

“我昏迷了这么久吗?”他不由自主的喃喃出声。“仪式成功了吗?”他不觉得会有人回答他,式神是肯定可以召唤成功的,他师傅的法阵还没有一次召唤不出式神的,而材料也很给力,召唤出来的式神绝对不会弱,而问题也正是因为龙血太强,史上少有的几例龙血召唤都告知他——召唤出来的式神很强,但无一例外的是都不会说话,有的甚至是兽型,无翼有爪,可以飞,头要根据是拿的什么龙的血来判断类型,比如用蛟龙血的话式神的头是像蛇的头那样的。


至少是有智慧的,可以听的懂他指令的式神吧…绿谷出久想。

 

“嗯,成功了。”是一把好听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但非常稳重的少年音,绿谷出久恍惚到快要再进入睡眠状态的意识突然回笼了,他本人在平躺着,但头底下枕着的不是柔软的枕头,也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有着精瘦肌肉的大腿…会说话的龙族血统的人形式神?

他睁大眼睛抬头看,是一个比他也不过大了三四岁的少年,对方明显刚刚是在看书,桌上的油灯已经点亮了,书还打开着,灯影绰绰,感受到他的僵硬低头看下来,正好对了眼。

 柔顺的红白各半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发尾没有散落下来,应该是用什么粗略的扎了起来,眼睛一边是沉稳的的云母灰,一边是耀眼的宝石蓝。“好漂亮啊……”绿谷出久伸手去摸他的脸,对方没有阻止,仿佛在面对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一样,眼神里写满了无奈和同情。

 

绿谷出久突然清醒了。

 

他收回手,两侧手肘用力抵向地面借力抬起了自己的上半身,巧妙地转了一个方向,他正坐在对方面前了。

 

“那,那个,我叫绿谷出久,今年十五岁,一名新秀阴阳师,请,请多多指教。”他还行了一个座礼。紧张的宛若在相亲,对面是他看好的女孩子一样,但抬起头,他的眼神坚定,拒绝红白式神的同情,就算身为人柱注定活不过十七岁又怎么样,就算大家都说等他十七岁生日以后就有神鬼吃掉他又怎么样,在那一天到来以前,他还能做出更多让大家能安稳生活的事情,他衷心这么想的。因此,他要把这种想法传递给他的式神,他不是被逼着奉献,而是自愿如此。

 

“对不起。”良久,红白的式神说话了,而没料到传说中的高贵的龙族能这么轻易就接受他想法的绿谷出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成功的召唤了我,你的血液在我身体里流动,特殊的血让我以为你是为了反抗命运而召唤的我,是我想错了。”红白的式神抬眼和绿谷对接视线,同时绿谷出久也发现了,他的式神左脸有一块暗红的疤,不可思议的是,这块疤没有影响式神的给他带来的漂亮的初印象,反而让他感觉这块疤的存在可能比他召唤的龙族会说话还要神秘。

 

“我叫轰焦冻。请多指教了,绿谷出久。”

 

他对绿谷出久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轻浅的笑意。绿谷出久捂住脸,无奈的向前栽倒,目的地,他式神的大腿,既然已经睡过一次了!第二次肯定也!!精瘦的膝枕虽然硬,但是温热,是生物的气息,他的式神是龙族,并且他性格温和还非常令人有安全感。

 

大概是血液之间的联系吧,轰焦冻这么宠他。轰焦冻没有拒绝他,甚至怕他脸直接磕到大腿上扶着他的肩膀调整他的姿势慢慢的让绿谷出久的头枕他腿上。

 

绿谷出久自暴自弃的枕着轰焦冻的大腿,他感受到轰焦冻的右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然后寂静的空间里有书页翻动的声音。

 

召唤时被抽走力量的不适感还残留着,但是慢慢的在减弱,这次不是昏迷,而是睡眠,他被温柔的抚摸拉进了黑甜乡。

 

轰焦冻手上翻着书,可他并没有看,绿谷出久沉睡的样子毫无防备,血液的联系或多或少能把绿谷出久那边的想法单方面的传过来。

 

轻轻的叹口气,他不像绿谷出久想的那样无害这个事实,让他想想什么时候告诉绿谷出久比较好。

 

他当绿谷出久的式神的目的,也是想吃他。


===

就算越来越sjb了 我还是不吃药

评论(4)
热度(47)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