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轰出】既定事实

沙雕文

设定

坦率细腻的出久和坦率天然的轰

 

很小白,为了甜而甜,混乱的双视角


===

夕阳真像蛋黄。

绿谷出久抬眼看了一下教室的窗外,得出这样的结论。

漂亮的火烧云,橙黄的颜色或浓或淡的晕染着,但还是好像蛋黄啊。

 

他觉得他如果不这样想的话,脑子里就全是轰了。

 

轰的火的颜色。

 

比夕阳的颜色要热烈,也比夕阳的颜色要鲜活。

 

于是他有点害羞的把头埋进了臂弯里。

 

然后得到了已经用死鱼眼关注他好久的相泽老师的粉笔头attack。

 

“虽然离放学已经只剩二十分钟了,但这二十分钟还请同学们好好听讲,要不然期末就要付出比二十分钟长的多的时间补习了,就算成绩好也不要得意忘形。”虽然没提出要绿谷出久罚站,但是相泽老师说话还是毒的真实。

 

但,绿谷出久心里发出哀嚎。

 

二十分钟以后,他就要踏上名为轰焦冻的刑场,对着处刑人虔诚的倾诉自己的感情,是生是死全凭对方处置,这哪里是得意忘形啊,明明是紧张的要死QAQ。

 

仿佛是看出了对方心思不专注不是因为得意忘形,相泽消太轻轻的叹了口气继续讲课,这群以后光芒万丈但路途坎坷的英雄还是孩子,如果不会他的朋友毕竟是那个轰,再加上这孩子本身成绩就不差,有什么其他原因偶尔开小差应该也能原谅。

 

仔细想一想,这一届的1-A他好像已经放了好多次水了…难道是最近离欧尔麦特太近了被他传染了纵容小孩的毛病吗。

 

如果绿谷出久能听到相泽消太这一番吐槽估计要惊的跳起来,这位教师难道没意识到自己的本性就是纵容小孩吗,不要以为一直唱红脸很严肃的样子就认为自己很严格好吗?

 

可惜他听不到。

 

随着下课铃的响起,相泽消太的下课指令和班长饭田天哉的起立和敬礼,绿谷出久麻木的跟着大部队做动作,根本没看见背后的轰焦冻担忧的看了他好几眼。

 

===========

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当着丽日御茶子和饭田的面,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和他说。

“今晚,放学以后,轰能等我一下吗,我有话要和你说。”绿谷出久说的十分轻描淡写的样子

他刚要答应下来。

对方深吸了一口气,这次很紧张的说。

“我和你单独说,可以吗。”

难得的日常对话中,绿谷出久明明是在问,却没用疑问语气的强制对话。

被对方这种气势莫名其妙压制的轰只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虽然他本来就没打算拒绝。

 

然后他看见绿谷笑的很开心的样子。不由自主他心里也开心起来。

无视丽日同学眼神里的揶揄和饭田同学的疑问。

 

啊,绿谷的耳朵红了。

 

他这么看着,突然感觉荞麦面的酱汁甜甜的。

=========

大家敬礼结束以后溜的异常迅速尤其是因为几次敌联的袭击后已经实行住宿制的现在,往往不背书包只是带了作业本和书,本子上别着笔直接回宿舍,更有甚者什么都不带,明天早上上课前奋笔疾抄——这些和绿谷出久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没有关系。

 

他收拾了一下自己要带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面,等会再回来拿。然后又看了一眼窗外,蛋黄里的橙色越发浓了,有点像旧时代的油灯发出的光芒一样。

 

有人挡住了他的光,绿谷出久看了一眼被挡的方向,他约了的人背着光站着的,但是本身却像发光体一样,亮的他要眯一下眼才能看清这个人。

 

轰焦冻。

 

他喜欢的人。

 

“收拾好了吗,绿谷”对方应该等了他有一会儿了,轰一向喜欢在课上就把作业写掉,他在老师讲他会的,很熟的知识点的地方会写作业,托了相泽消太一上课直接把作业布置掉的习惯。“我可以再等一会的。”

 

“我已经好啦,轰。”绿谷出久没说谎,他早就收拾好了,只不过想晚点上刑场而已,故意磨蹭了一会儿,他现在手心里已经有汗了。

 

“天台可以吗?”绿谷出久把椅子放到桌子底下,正想说话,他就听见他的处刑人提出问题。

“嗯?”他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对面却好像已经做出决定一样。

 

“就天台吧。”

 

轰焦冻转头就走,明明是绿谷出久约的他,他反而把主导权抓在自己手里了。他也不多费口舌,反手把脑回路暂时停止运作的绿谷出久的手拉住,带着他往天台走。

 

啊。他的掌心里也有汗。

 

无头无脑的,绿谷出久这么想着。

 

天台的路不远也不近,本来在后面被牵着走的绿谷出久慢慢的也跟上来了,虽然身高很矮,但是两个人同样久经训练,呼吸和动作同步率都很高,甚至是绿谷出久先推开的天台的门。

 

风很舒服。

 

秋天,风从远处携带来一堆枫叶,枫叶在落了大半的夕阳底下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再过个十来分钟,估计最后的夕阳也要落下去,世界会进入一片黑暗当中。

 

轰焦冻已经放开了手,站在了绿谷出久的对面,好像一场已经彩排好的话剧一样。

 

场景天台,环境为暮色将至,两位主角已就位。

 

绿谷出久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被夸会害羞,被感谢会害羞,离女孩子太近会害羞。

但不代表他不坦率,他会很直白的说出来,小胜很强,轰很强。因为这是他心里的既定事实。

 

该纠结的课上已经想了太多太多,既然他约了轰焦冻,就应该好好的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那是他于轰焦冻的既定事实。

 

风声慢慢的小了,叶子还在飞旋,但已经无伤大雅,不会影响他的表达。

 

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狡黠又有些骄傲的笑容,他说。

 

“我喜欢你,轰。”

 

“喜欢认真又天然的你,斯坦因的时候你接受到了我的求助信息,并且和我并肩作战,那个时候是好感;洸汰的时候,你告诉我知行合一,也是好感,求生演习的时候山洞里的默契也是好感;很多好感叠加在一起,是喜欢。”

 

“我不知道你对我是怎么想的,”绿谷出久挠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的脸快烧起来了“但是我喜欢你,是既定事实。”

 

夕阳已经落下去了。只剩下一点点的微光,昏暗的场景里,轰焦冻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神情,缄默的犹如一场哑剧。

 

但绿谷出久神情坚定,他的眼睛很大,脸上小小的雀斑让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娃娃脸,但这张娃娃脸现在有着一往无前的神情,眼睛里的光彩让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压力。

 

轰焦冻是绿谷出久的处刑台,是生是死由轰焦冻决定,他毫无怨言。他虔诚的在处刑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一张生死无怨的申明。

 

说出口的话是不会,也不能收回的。

========

轰焦冻同学,他被绿谷出久约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这么多。

 

他觉得绿谷出久大概是要问他是否能和他进行体术上的对决和磨练,要不就是合作了几次以后对于他的必杀技是否还有其他优化的地方,再不济就是问他锻炼的要点。

 

这太超过了。

 

喜欢你这三个字就像黑洞一样,把他的理智插上了导火索,像烟花一样炸掉,更别提前面还有一个字。

 

“我喜欢你。”

 

我是绿谷出久。

 

你是轰焦冻。

 

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

 

轰焦冻压根就没想过,绿谷出久会喜欢轰焦冻。

 

轰焦冻会因为体育祭害的绿谷出久的手骨碎裂导致有很多不可逆的伤疤的时候而感到酸涩。

 

轰焦冻会因为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说话粗暴的时候皱眉头,但是因为绿谷出久本身就不在意这件事情而挫败。

 

轰焦冻会因为他和绿谷出久无需太多的言语却能行动默契而高兴。

 

轰焦冻会因为看见绿谷出久问相泽消太欧尔麦特没来时的失落表情而出口询问并出言开解和安慰。

 

他以为这些都是朋友,只是朋友。

 

都是放屁。

 

酸涩是因为绿谷出久强硬的闯进了自己的心里,把自己从坚冰里解放出来的自我牺牲精神。

 

挫败是因为爆豪胜己是绿谷出久的青梅竹马,而他觉得绿谷出久应该被温柔以待。

 

高兴是因为和他默契的那个人是绿谷出久。

 

开解和安慰也是因为他是绿谷出久,这世界上最柔软的绿谷出久。

 

见到谁有困难都要去救,就算身受重伤,这个人也不会停止自己守护别人的步伐。

 

绿谷出久是所有人的光芒。

 

轰焦冻是这么觉得的,他不能去占有这缕成长中的光,他以后会变成太阳。

 

现在这轮小太阳告诉自己,轰焦冻是他内心最柔软的一部分。

 

你见过夏日祭典里终末时,天上绽放的烟花吗?金色的、银色的、各种各样颜色的烟花在轰焦冻的心里绽放着。

 

我喜欢你。

 

轰焦冻以为自己会迷茫的,会给不出答案,但他心里缓慢而坚定的给了他答案,他用行动构成高墙。

 

在夕阳完全落下,微光也消失的那一刻,他把绿谷出久环在了怀里。

 

他感受到绿谷出久僵硬了一瞬,然后放松了身体,把头埋在了他的肩上,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有点痒,绿谷出久轻缓的呼吸吞吐在他的颈间。

 

“这样啊,我也喜欢你。”

 

满心的欢喜变成短短的八个字,好像是有点太简洁了。

 

然后他把绿谷出久从他的脖颈捞出来,太暗了,他看不见绿谷出久的表情。

 

轰焦冻用唇轻轻的蹭着绿谷出久的额头,闭上眼睛温柔的落下一个吻。

 

睁开眼睛,世界都亮了起来。

 

学校的路灯点亮了,学校附近的居民区的灯也亮了起来。

 

他心里不自知的灰暗地方也亮了起来。

 

========

绿谷出久呆呆的看轰焦冻给了他一个温柔的亲吻。

 

这个温柔的吻让他感到有点不对劲。

 

大概是轰在这个吻上用了个性吧,没有被亲的地方凉凉的像冰,被亲的地方烫烫的像火。

 

太犯规了。

 

这个帅气的处刑人没有治绿谷出久喜欢上轰焦冻的罪,反而温柔的煽动了他。

 

于是“恶”从心头起。

 

他踮起脚,在万家灯火中,找到了轰焦冻的嘴唇。

 

“啾。”

 

天然池面轰焦冻被甜蜜一击,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get不到自己做了什么的绿谷出久,决定不能放过他。像之前一样带他下了天台,回到教室,拿了绿谷出久放在桌子上的作业本和笔。

 

“绿谷,我看你作业还没写完,来我房间写,有不会的我教你。”

 

绿谷出久,十五岁,雄英高中1-A班学生,在和喜欢的人告白的当天,就感觉到了危机。

 

 

 

Fin

=========

一篇沙雕小白文,设定是坦率的小久和坦率的轰。

坦率的小久是因为看番的时候,好像除了OFA和自己受伤以外,其他的事情都不会隐瞒,感觉小久很坦率。

轰的话是因为第二季25话…当着咔的面把自己对绿谷的感受一股脑的说出来……实在是太天然坦率了。

 

这么主动的小久真的是为甜而甜了对不起小久quq

 

轰心底灰暗的角落亮起来,这个角落是小久是世界的,绿谷出久不会喜欢上轰焦冻的既定事实,前半句是对的。

 

如果能把自己想传达的传达出去就好啦。


评论(7)
热度(58)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