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轰出】初拥

1.纯傻白甜、ooc预警

2.吸血鬼轰X幽灵久

3.有一丢丢R

4.万圣节贺文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再给轰焦冻一个机会,他一定不会让使魔敲开那扇门祈求帮助……不,不如说他一定会让使魔敲开那扇门,赶紧敲开越快越好。

平日里冷静淡漠的吸血鬼看着被自己带回来的绿发幽灵难得的感到了头疼。

绿发的幽灵满身的情/色味道。不管是被撕扯的包裹不住身体的床单还是侧颈上的两枚齿痕,再加上吸血鬼情到浓时在对方精致的锁骨上留下的类似于印记一样的红蔷薇,娇艳欲滴的蔷薇仿佛活生生的生长在了幽灵身上,鲜红的刺得吸血鬼不敢再看一眼,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该烦恼好。

他看着自己的棺木盖子陷入沉思。

他不是第一次看见绿谷,绿谷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他了,甚至他们还算点头之交,幽灵住在吸血鬼古堡隔壁的幽英小镇的边缘,几乎紧靠着古堡,他派出去的使魔是他的眼睛,蝙蝠停在幽灵小屋旁边的南瓜树上勤勤恳恳的每天监——不,观察着他,本来只想确认这只幽灵是不是一个好邻居,后面却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他。

幽灵笑起来眉眼柔和的像温水,嘴唇像是母亲还居住在古堡内时侍弄的娇嫩的粉色玫瑰,床单偶尔会灰扑扑的,但裸露在外的皮肤却白皙无比。某一次他的使魔在白天睡着了,晚上被幽灵捡回了家里,第二天回来的时候不知道绿谷做了什么,整只蝙蝠容光焕发,兴奋的在古堡内嚎着超声波。

心地善良、笑容温暖、再加上自强不息,还有许许多多通过使魔的眼睛看到的可爱反应,喜欢上这只小幽灵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不过也仅仅是喜欢了,再近一步的接触显得多余且贪婪。

他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幽灵的生活里不需要冒着憎恶的黑气的吸血鬼,也觉得自己不会有打扰绿谷的那天。

俗话说得好,王境泽吃炒饭——真香。

在轰做了第一百八十年的家里蹲时,他的混蛋父亲找上门来质问他为何还不进行初拥。

按理来说吸血鬼在一百五十岁时就应该进行初拥,随着成年,吸血鬼对鲜血的渴望只会越发深重,轰强忍着欲望不进行初拥只会令他的理智薄弱失去理性。

如果说前面还是好好的,后面无疑让轰嫌恶的不得了,安德瓦一大篇的演讲的主旨并不是儿子的身心健康,而是不进行初拥,他作为吸血鬼的力量也无法浓缩,无法战胜魔物界的象征——骷髅公爵欧尔麦特。

尤其在对方近乎病态的狂热地喊道:“焦冻!你是我的最高杰作!你的话一定能够超越欧尔麦特!”

轰本以为自己的内心已经在母亲被逼疯从而被送到另一座古堡疗养的事实下变得坚如铁石,但他还是不由得感到讽刺。

“我会打败欧尔麦特,但你的力量毫无必要。”轰再不看他,冷凝的目光落在还亮着温暖黄光的小屋上变得柔和,他忽然很想见见绿谷。

想到那就去做,长久没进行初拥确实让他的理性控制减弱了不少,再加上身后安德瓦还在喋喋不休讲着什么,他裹紧了披风,纵身一跃。

“焦冻!你干什么!”安德瓦对着已经快落到地面变成一个黑点的轰喊道。年轻的吸血鬼落在地面上,派出使魔先行探路。上面那团碍眼的火还在燃烧,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散心。”

火焰的吸血鬼公爵扭曲了脸,召来坐骑愤愤地离开,他不明白轰有什么好抗拒的,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业务达成率明明比欧尔麦特高却是魔物界的第二名一样。

回忆进行到这里还是较为正常的部分,不正常的地方在于他太过小看血液对于吸血鬼的影响,也忘记了今晚是万圣节前夜。

站在绿谷的门口他才发现小镇虽然少有人开灯,但有不少魔物在街上游玩,幼年的魔物扎堆成群的把各家各户的门敲的砰砰响,糖块的甜味、鲜活的生机和血气在诱惑着他的每一个细胞,他几乎忍耐不住,张嘴对这些可爱的生命们露出獠牙。

然后随着木门的一声轻响,他下意识地看过去,和绿谷对上了眼。

小蝙蝠自被救后已经成了绿谷家的常客,现在主人在附近并且感觉到主人的渴望下意识的屁颠颠的去撞门。

初拥

这一口是烙印,如果他们是相爱的话这烙印会变成一朵玫瑰,如果并不相爱就仅仅是两个小洞,本来他对此不抱有希望,然而那烙印确实变成了玫瑰,现在他进退两难。

他想把绿谷叫起来问具体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为什么一直都不曾讲明,又不知道如果绿谷醒来面对绿谷的责问要怎么回答,如果仅仅回答是因为爱那也太过肤浅了虽然确实是正确答案没错。

红白的吸血鬼搂着他新鲜出炉的初拥对象兼先上车还未曾补票的爱人,听着规律的呼吸声看着自己深黑色棺木的盖子正在思考甜蜜的烦恼。

此时离绿谷出久醒来还有五分钟。

 

后记

 

当安德瓦先生知道仅仅一晚轰不仅连初拥都拥了还给对方烙印了以后喜笑颜开,然而当他得知是欧尔麦特的徒弟绿谷出久以后立刻用魔物界新出的魔法器——智能手机连call十八个通讯无人接听后被拉黑。

今天安德瓦先生也吼得很大声呢。

万圣节作业 @轰出产粮号 

评论(10)
热度(174)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