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黑鸽子的脑洞

记个梗

哨向

绿谷出久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雪白的墙,紫发的男人趴在他旁边的柜子上,他身上还插着各式各样的仪器管子。他抬起手来,手指无力的蜷起,至少得躺个两三年才会有这种肌无力的感觉,手指都蜷不太起来,他也不多做努力了。

更何况要掌握情况,比起自己摸索,永远是问要来的快。

“心操君。”绿谷出久轻声得喊他,叫了两三声以后,趴在床头柜的紫发男人动了动眼皮,迷茫的眨了两三下眼后眼里彻底恢复了清明。

“你醒了啊,绿谷出久。”心操人使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侧过身来看他,一边问一边用右手按了一下后颈,显然是趴着睡这样的姿势给脖子和肩膀都带来了负担。

他看着睁大了眼睛在寻求什么的绿谷出久嗤笑了一声。“你还是老样子,什么都摆在脸上了。……所以才被那家伙算计的差点粉身碎骨啊”说到后面笑容逐渐消失声音低而朦胧,绿谷出久不解出声询问,“什么?”心操人使长叹了口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没什么,你不就是想知道你睡了几年,然后发生了什么还有现在你在哪吗?我一个一个的回你。”

心操人使把抓头发的手放下来放在膝头,“绿谷长官,三年前你在代号“2”的事件里被卷入精神共鸣从三层楼高的地方无任何保护防范的摔了下去——初步检查后脑遭到撞击,四肢骨折,奄奄一息,后被运送到这所疗养所,您的老师欧尔麦特曾经待过的疗养所治疗并且养伤。自你失去意识开始到今天醒来。”青年按亮了一个机器,1275这个数字清晰的存在于屏幕之上。“已经1275天了。”

果然绿谷出久心里有数,紫发青年看着躺在床上明明动弹不得的青年一脸了然,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涩意。“还有一件事——”他看着青年温润的绿眼睛,“你的未婚夫,在遇难的三个月后,就宣布已经结婚了。”

绿谷出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僵了半天困难的眨了眨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他现在的表情应该挺难看的,“我的未婚夫是……轰君…” 是了,他和轰焦冻经过三年的爱情长跑在一起了,他还记得年轻帅气的哨兵在月亮底下说,绿谷,我想和你组建家庭。灰蓝的异瞳里是满天的星。星星太美了,他一时冲动就答应了他,后来想想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难关总能一起跨过的,于是两个人找了个时间请了双方的家长朋友办了个订婚宴。

——然后他出事了。

绿谷出久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心操,可心操没有必要骗他,他一边想着轰焦冻不是那样的人,一边自我厌恶着半死不活的自己还在肖想前途无量的年轻哨兵。

他现在身体无法动弹,心也无法动弹了。三年的疲惫一口气向他袭来,他疲倦别开头不去看带着点担忧的紫发青年。

“对不起,心操君,能让我稍微静一静吗?”

紫发的青年似乎有点为难的样子。

他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

“检查等会儿做,好吗?”

紫发青年点了点头,出门时还贴心带上了门。

说来奇怪,他的泪腺从小就不受他控制,现在却一滴也挤不出来。

他艰难的抬起左手——戒指已经没了。

也好。

但什么好,好什么,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评论(8)
热度(27)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