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开了不填的那种。
日常开车,道具真爱。
写的东西都挺无聊的,能粉是真爱。
Cp@索拉

【轰出】发光体

1. 友情向…?

2. 我流轰出

3.OOC意识流,看得下去的是真爱…

 

他是不同的。

在轰焦冻的视野里,所有的人都有颜色,有光波环绕在周身。

从母亲去病院开始就有的能力,过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欧尔麦特是耀目的亮黄,左腰侧有不自然的黑。

相泽消太是沉稳的灰,当他使用能力时,沉稳的灰会兑上些许银色,锋利到锐目。

饭田天哉是健气的蓝,就像他的引擎发动到极致时的那样蓝。

丽日御茶子是柔软的粉,但当她使用能力时,粉色的光波会传递给那个被无重力了的物品或者人。

爆豪胜己是浓厚的橙,他的光波就像刺猬一样向四周扎出刺去,但当切岛和上鸣带着太阳形状的红光和闪电形状的黄光接近的时候尖刺会变的柔软,和红与黄黏在一块。

绿谷出久是不同的,他是不同的颜色的结合,有如初生嫩叶那般脆生生的绿,使用能力时却是欧尔麦特那样的亮黄,还有如同雾气一样的白,更特殊的是,那白雾会动,会轻缓的就像真正的雾一样,绕在他的身边,蹭着他左脸的那块烧伤,仿佛在安抚他一样。

让人烦躁。

起初,绿谷出久身边是没有白雾的,刚入学的时候,他的周身只有嫩绿的光环,那种颜色就像置身于初生的树林中一样,是非常使人愉快的颜色,而他和爆豪胜己对战时的那抹亮黄和后面观察他时发现他和欧尔麦特频繁的互动让他明白。

绿谷出久和欧尔麦特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但这和他没有关系,他无意去拆穿去探知。

他要憎恶的人,挑战的人,伤害的人只有一个,那个浑身笼罩着一层火的家伙,就像他的能力一样,安德瓦的光波是灼人的火光,那亮光忽明忽暗,明明光波是没有温度的,但他感到窒息,火会夺取空气里的氧气,那家伙就像火一样,就算没有用能力伤人,还是会以别的方式让人感到不适。

可第二次的usj演习以后,绿谷出久身上的光波变了。

脆生生的绿隐在若有若无的白下面,他当时盯着瘫坐在地上的绿谷出久看了一阵子,还觉得有些遗憾,但第二天他就不觉得遗憾了。

烦躁烦躁烦躁。

新生的白雾就像有实体一样环绕在他身边重点照顾着他左脸的伤疤,雾气在他左眼前游移,仿佛这样就能缓解他的痛一样,渐渐的左耳里开始有了声音。

是绿谷出久瘫坐在地上说“是个惊喜真的太好了。”那样轻快的声音,它们在说。

“想和轰君做朋友——轰君,大家一起互相帮助好好相处吧?”

他充耳不闻。

---

他想充耳不闻,但做不到。

他已经尽量离绿谷出久远远的了,本来白雾只有在他离绿谷出久近的时候会缠上来,可随着雄英体育祭的到来,那白雾也越来越烦,渐渐地离的远也阻挡不了它们缠上来了,声音也越来越大,在左耳里不停的重复,欢快的,愉悦的重复。

这不该迁怒绿谷出久的,他压抑心里的烦躁,终于在体育祭的当天,当他听到耀武扬威的男人在饭桌上说要去看雄英体育祭的时候,那股烦躁从胸腔喷薄而出。

而白雾的声音在体育祭的休息室里响到了顶点——吵到了顶点。

他盯着绿谷出久被稀淡的白雾光波笼罩着的身体,有嫩绿和亮黄若有若无,他不禁冷冷的抿起嘴唇,左耳的声音在他靠近绿谷出久的同时响的更加欢快了。

他面色不快的出声。

“绿谷。”

在他左耳回响的绿谷出久的声音消失了。

白雾般的光波乖巧的缩回主人的身边,在他周身环绕着,轰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下墨绿发的少年。

墨绿发的少年把侧着的身体转正直视他,眉眼有点瑟缩和不解。

“轰君,什么事?”

“客观来说,我的实力应该在你之上。”没了嘈杂的声音,他面无表情的说着对于自己来说的客观。

墨绿发的少年微微诧异的肯定了这一说法。

“但是,欧尔麦特很关注你啊。”

轰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不打算对这件事刨根问底。”

他正视那双眼睛,那双有着吵了他好久的声音的人的眼睛,那个自不量力想抚慰他的伤痕的声音的人的眼睛。

“但我一定会战胜你。”

其他人的调侃和议论他一概听不到,就连切岛搭在他背上的手他也慢了一拍才抬肘打开。

绿谷出久的白雾光波在瑟缩了一瞬间以后,就像被什么东西激励了一样,快速的充盈了整个空间。

和他的主人不一样,反应极快的表现出了所谓的斗志和侵略性。

说什么做朋友,结果还不是想要干架?

他抬肘打开切岛的人,红色的光波会让他想起安德瓦的火光,令他不爽。

“我不打算和你们玩友情游戏,怎么做是我的自由。”

宣战布告下完了,轰转身就走,却被墨绿少年的话叫停了脚步。

“我不知道轰君,为什么会说出想要战胜我这样的话来,确实,你比我要强。”

“论实力,我想班上大多数的同学恐怕都不如你,即便从客观角度上看……”

切岛摆摆手,想要暖场,“绿谷也是,别说这种丧气话嘛……”

墨绿发少年的话却开始转折,他带着轰不明白的情绪,“但是大家,包括其他科的同学全都是认真的朝着第一去的,我绝对不能输给大家——”

那身躯里散发的气势让他不由得正视他的对手,绿谷出久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里是坚毅和斗志,“我也会全力以赴的去争取。”

轰看见白雾散去,那脆生生的嫩绿重新焕发生机,他张了嘴啊了一声。

那家伙……也不是一味息事宁人的人啊。

---

墨绿的少年在粉色的雾气里奋起直追并且成功的超过了他,他停下和爆豪胜己的僵持和争执全力奔跑。

败了。

第二。

而且少年没用个性。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复杂心情,没用个性的人跑到了最后,还赢了,真不知道是在打谁的脸。

绿谷出久,有点意思?

余光瞥到高高在上站在观众席上的某人,脸色是自己不知的阴暗。

---

叫住他只是一时冲动,具体想说什么真的没想好。

被对方的气势压倒的自己,然后一时冲动把人叫住的自己,有点傻里傻气的。

轰焦冻背后倚着凉凉的墙壁,表情讳莫若深,对方站在光亮的那一方,嘴巴开开合合在说些什么,一概听不到,他想了想,诚实的说。

“我在气势上被你压倒了,甚至违背了自己先前立下的誓言啊。”

对面的小矮子不自觉的低头在思考着什么,他抬起自己的左手,那只继承了NO.2力量的左手。

“……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类似欧尔麦特的东西。”

一瞬间,和欧尔麦特一模一样的亮黄,一模一样的气势和压迫。

“你,该不会是欧尔麦特的私生子什么的吧?”

小矮子的眼睛瞬间睁的和鸭蛋一样的大又圆,仿佛被什么不可思议的话震惊到一样又手忙脚乱的解释起来。

接下来的话题就不受他的控制了。

乱七八糟。

一开始只想和他说,我想赢你。

堂堂正正的赢你。

但不知为何,嘴巴和脑袋不受他的控制,讲了一堆关于NO.2的,母亲的,和自己的事情。

意味不明。

视野里,那抹脆生生的绿依旧伫立在那,狭小的空间满是白雾,温柔的,笼住了自己,他用左手捂住左脸。

“我要以此完全否定他。”

“我会用冰冻的能力打败你。”

“抱歉占用你的时间了。”

并不想要什么回应,从一开始也没期待过回应。

对面的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但当他走出两步以后,被对方追上来,说了一堆肺腑之言,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他冷冷的审视着对方的表情,墨绿的少年没有移开视线,没有瑟缩,身上绿色的光波又亮又嫩,仿佛要滴出水来。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索性不说。

要做什么?要说什么?赛场上见吧。

……被白雾拂过的左边伤疤,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疼了。

 

----

所有的一切都乱七八糟的。

他像个痴汉一样站在临时医疗点的门口,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没进去。

不知道该说什么,理论上来说让对方伤成这样的不是自己,反而是他本身。

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有点甩锅,对方的确是——多管闲事了。

但对方想救赎自己的心情,就像一团永不熄灭的火,强行的把自己用来自我保护和麻木的冰层融化——不对、冰层早在第二次USJ就融化了,绿谷出久把那个不愿意原谅无法保护母亲的自己、流淌着最厌恶男人的血液的自己、不停地钻着牛角尖的自己,从深而厚的负情绪淤泥之中拉扯到阳光之下——用他那双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的手。

他盯着那扇门,终究还是没有打开。

----

“轰君!不要输啊,加油!”

啊——你这家伙。

真是…

“我感觉自己多少有些明白,你为什么会他感兴趣了。”

以前的轰焦冻,就像一只被毛线球缠的死紧的猫,越是挣扎,越是疼痛,越是焦躁。

绿谷出久仅仅说了一句话,伸出了一双手,就将那团乱麻般的毛线扯了开来。

他再也看不见光波,也感知不到白雾。

那白雾就在他的心里。

雾气凝结成雨点,给被烧灼的干裂的心灵土壤降下甘霖,绿谷出久身上那点脆绿化作最初的种子,稳稳的扎根,现在还不见它在生长,可总有一天,会绽出无暇纯粹的花朵来。

他蹲在母亲的膝头,轻轻的开口。

“……有一个叫绿谷的家伙…”





给CP @🍁索门答拉|・ω・`) 的礼物,完全是意识流,能看的下去的都是我的真爱233

没有过多的去写25集,写不出他们的张力和活力(哭)

对,明明说的是发光体,其实着重点在光的颜色上(偏题被打。)

评论(3)
热度(49)

© 墨洛歌 | Powered by LOFTER